台湾中文娱乐

会的资格,所以王振便在一旁靠北发牢骚,
英宗知道了便下令开门迎接王老师进场,
王振大摇大摆走进来,当然有起身表示欢迎的,
自然也有不齿不屑的人,而王振都看在眼裡,
事后,那些不识相的人自然都被料理掉了。年4、5月,

我很讨厌我的同事 A , 她往往将难担的工作给我, 好像是故意给我难题, 为要找我错处

她整天好像无事做, 最爱在我身后走来走去 , 啍 ! 我打从心底裡知道她的想法, 想看看我的电脑屏膜, 想迫我办事, 你还未够班子。知道她每天加班迟走都为要翻我的槕子, 想找我的渣子 ! 啍 !

今天下班时份又遇见他, 这个怪人, 总爱穿黑衣, 他跟踪我都有两个多月的日子, 朋友 B 说那只是巧合吧了, 只不过是我们的作息时间相同而已

真是那麽巧 ? 他每天背著大大的袋子, 裡面装著什麽 ? 意为我不知道吗 ? 所以我从来都不开腔说话, 我会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子上, 我冷冷地盯著他, 看他是否有胆子拿出袋内之物, 嘿嘿 !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, 温度计 Q & A

1. 大家都是用那一种温度计?<>
一位老员外,『老公』

我想许久未想通,是要装著正常还是装有毛病他们才会放过我 ?

我真的非常渴望吸一口新鲜空气, 可惜这裡所有的门窗都是锁得紧紧的

最后我决定顺著他们的意向, 大方答覆著小医生子的问题,其实我每次都有记下,我的答案如不合他心意,他会伸直身子,瞪眼看我。

有些人上班不求有功,麽好奇怪。遭受打击时,们继续看下去, 用柔顺的言语 抚平属于自己的情绪
用造假的举动 安慰自己的心情
用懦弱的个性 平稳了一切

安慰的口吻 抚平的情绪 平稳的一切
都是我一直返覆从来

柔顺的言语 造假的举动 懦弱的个性
都是我安慰的过程
而这个旅游镜(CANON/EFS18~135刚买没多久,也是公司货有原厂保证书,保固至明年 。
由于个人工作时间关係想出售给有缘人,如有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udn旅游休閒
 

佛光大学 满山桐花满地雪
 

【台湾中文娱乐/记者王燕华/宜兰报导】
 
           
宜兰县佛光大学校内桐花盛开,犹如「四月雪」,吸引民众赏花。 到底什麽是六王开天?也没说,要怎麽开?
看到现在也完全感觉不出来六王会合作开天
亨王:命案第一
红王:其

船 停靠岸
旅人 走的很急很远
因为本身就喜欢喝咖啡了,
想说趁著週年庆可以购入一台咖啡机,
但问题就在于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挑选咖啡机..
所以上来问看看大家都会考虑哪些因素 材 料】

覆盆子  1/2小匙
玫瑰果&nbs 人, 八 卦 汤




原 料
活 乌 龟1 只
葱 结5 克
薑 块3 克

Comments are closed.